CFP供圖
  對福建來說,建立生態省的佈局,成為了去GDP化的後盾,而新的發展方式正以這一文件為藍本,著力探索。近期,福建省表示,取消對被列為限制開發區域域的34個縣(市)的GDP考核,實行生態保護優先和農業優先的績效考評方式。
  時代周報記者 劉巍 發自廣州
  近日,福建省效能辦下發通知,取消對被列為限制開發區域的34個縣(市)的GDP考核,實行生態保護優先和農業優先的績效考評方式。
  GDP在10%以上高速增長多年的福建,今年與其他21個省市一樣,主動調低GDP增速,在GDP導向的經濟增長模式上剎車,順應十八屆三中全會後國家經濟發展方式轉型的國家戰略。
  十八屆三中全會以後,中央多次提出去GDP化,不以GDP論英雄。
  2013年6月28-29召開的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講話稱,要改進考核方法手段,既看發展又看基礎,既看顯績又看潛績,把民生改善、社會進步、生態效益等指標和實績作為重要考核內容,再也不能簡單以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來論英雄了。
  一旦取消GDP考核,便需要另一種可供比較的方式來檢驗官員工作的能力。因此,空間佈局和區域發展模式成為了探索方向。
  2014年3月10日,國務院印發了《關於支持福建省深入實施生態省戰略加快生態文明先行示範區建設的若干意見》。福建省成為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國務院確定的全國第一個生態文明先行示範區。
  這意味著,在福建,GDP考核以外的,新官員考核機制正在形成。
  主體功能區先行
  取消官員的GDP考核,勢必需要政策空間,這一空間來自中央對全國協調發展的規劃。
  2000年,國家發改委作了一個關於規劃體制改革的意見,提出空間協調與平衡的理念。政府在制定規劃時,不僅要考慮產業分佈,還要考慮空間、人、資源、環境的協調。
  這一理念體現在中央在“十一五”規劃綱要中,該綱要提出功能區的概念,並最終列入“十一五”規劃綱要。2011年6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徐憲平在北京表示,中國已出台《全國主體功能區規劃》,標志著國土空間開發模式發生重大轉變。
  為了順應這一轉變,2012年底,全國掀起一波出台主體功能區規劃的熱潮。福建、湖南、黑龍江、天津等省份均在2012年12月前後公佈了自己的規劃方案。
  以福建為例,2012年,福建出台了《福建省主體功能區規劃》(以下簡稱《規劃》),這一《規劃》將福建84個縣(市、區)劃分為優化開發區域、重點開發區域、農產品主產區、重點生態功能區等4個類別。其中,22個縣(市)屬農產品主產區,12個縣(市)屬重點生態功能區,這兩者均為限制開發區域。
  這也意味著,限制開發地區的規劃和考核都將去GDP化,對官員的考核重心將轉移至生態和環境保護上。
  事實上,福建並不是唯一在縣級取消GDP考核的省份。但作為所謂“沿海經濟發達區斷裂帶”以及全國首個“生態省”,福建的動作尤其令人矚目。
  GDP考核指標降為0分
  福建的GDP在2013年剛剛衝破兩萬億大關,達到2.16萬億,超過上海排在全國第11位,但地區發展不平衡明顯。
  福建經濟發達的心臟部位在中南部沿海的泉州、廈門、福州、莆田四市,這四個市大部分區域不在限制開發區域內,而其餘的南平、寧德、三明、龍岩、漳州五市,均有半數左右的縣市在34個限制開發區域內。
  時代周報記者獲得的福建某縣(市)即將發佈的一份“關於調整取消考核指標的情況說明”中顯示,該市涉及GDP考核的項目共有六個。該“情況說明”尚未最終定稿,仍需要等待省級政府的審批。
  針對所有屬於“限制發展區域”的縣,該市擬取消直接考核GDP增長的兩項指標。“人均生產總值增長率”的權重被直接取消,“GDP增量占全市的比重”的10分權重在該項上降為0分,平分為兩份,加在“森林覆蓋率”和“林地面積減少率”兩個考核指標上。該市工業基礎弱,但環境資源優秀,森林覆蓋率達60%,並擁有數個國家級風景區,生態保護被放在重中之重。
  對其中兩個涉及GDP的指標,該市採取了“改名使其與GDP脫鉤”的處理方式。
  “文化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錯年值)”將修訂為“文化產業增加值增長率(錯年值)”,權重保持不變;“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支出相對於GDP比例(錯年值)”修訂為“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支出增長率(錯年值)”。這意味著這些縣(市)仍然需要文化產業產值與研究經費投入方面保持一定增長,即便它們的GDP增長已經放緩。
  另有兩個涉GDP指標“服務業增加值增長率”與“每萬元投資產出GDP”則不變,該市希望這樣的保留可以有利於“促進產業結構優化調整和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文件解釋說,保留每萬元投資產出GDP能夠反映投資的質量,是為了避免粗放型增長。
  該市作為一個相對經濟不發達的城市,GDP在福建排名一直靠後,此次取消一半以上縣級行政區域的GDP考核,可謂卸下重擔。
  該市一位縣級官員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除了調整考核方式以外,該市還非常關註支付轉移方面的政策,要保護環境,“守山的錢總要給吧”。
  另外,擁有武夷山和大紅袍的南平市,有7個縣市被列入限制開發區域的城市,該市一位不願具名的市級官員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省里擬對南平的未被列入限制開發區的3個縣市出台扶持政策,以保持全市的發展。
  生態省落地
  7月份,福建銀監局發佈《福建銀監局關於轄區銀行業機構支持生態文明先行示範區建設推進綠色信貸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2015年末及之後全轄銀行業機構“節能環保項目及服務貸款”實現“兩個不低於”(全年增速不低於公司類貸款增速,當年增長量不低於上年同期水平)。
  對此,福建沿海城市寧德則在環保工作上已有動作,8月21日,寧德市檢察院正式成立生態環境保護檢察處,提出到2017年之前,要把擁有1064公裡海岸線、豐富生態資源的寧德市建成國家級生態市,成為“山海畫廊、人間福地”。
  與中西部省份發展民生的重點不同,福建的優勢和改革任務,顯然在環境和生態保護,並且這一轉變早有先聲。
  福建省長蘇樹林在今年4月對媒體表示,2000年,時任福建省省長的習近平同志即提出了建設生態省的構想。
  社科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李雪松曾對媒體表示,由於每個地區的自身條件和稟賦不一樣,所以一味追求達到某個經濟增長率,就容易造成環境破壞、資源過度開發和債務增長等問題,因此,根據不同地區設置不同的考核指標,對部分地區取消GDP考核,這種因地制宜、避免一刀切的做法值得肯定。
創作者介紹

傅穎

ngcfngaj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