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映員潘強每天都要確認數字電影放映機的焦距中央控制室里,張志榮在一塊顯示屏前監控6個電影廳的放映工作人員正在操作數字電影放映機本報記者 陳意俊 攝 本報記者 程 績 文
  電影放映員,說來不是什麼新行當,但是從膠片放映到數字放映,這一行業卻跨入了一個全新時代,放映員的工作也與以往大不相同。數字放映,要求放映員能掌控一堆現代化設備,這對經過訓練的年輕新放映員不算太難,但對老放映員卻有一個重新學習的過程,光面對那些英語說明書,就得狠下一番苦功。張志榮是蘭生典尚影院的電影放映員,62歲,他就是經過了艱難的轉型,如今與一班80後的同事一起,為觀眾播放64聲道全景聲震撼大片。
  “老膠片”轉型“數字”
  “上海的電影放映員,像我這樣的‘老家伙’沒幾個”,說這話時,老張正在一臺40英寸的顯示器前,聚精會神地監控6個放映廳的播放情況。
  張志榮的電影放映員生涯,從21歲進部隊兵工廠開始,“8.75毫米、16毫米、35毫米,這些膠片的電影我全都放過”。老張回憶道,當年最受歡迎的是朝鮮電影《賣花姑娘》和南斯拉夫電影《橋》,“有時候一天要去4個地方放《賣花姑娘》,最後一場凌晨3點開始,但觀眾還是很精神,跟著一起哭一起笑。”
  1995年,陪伴了張志榮幾十年的膠片放映機,退休了,為了繼續放映員的工作,老張必須“搞定”數字播放設備和一大堆英文說明書,張志榮每天都用文曲星查說明書到深夜,工作時還隨身帶著文曲星,幾個月之後,他又成了影院里最出色的放映員。
  蘭生典尚影院今年引進了64聲道全景聲最新技術,還推出私人點播電影和影廳k歌等新服務,張志榮又用了幾個月時間把這些都“攻”了下來。
  看不成一部電影
  相比寬大的電影放映廳,放映員的辦公室窄小而又擁擠,“在這裡上班你需要耐得住寂寞,封閉狹小並且噪音很大的環境,對身心健康影響都挺大的。”張志榮告訴記者。“不能聊天也沒時間聊天,牆體很厚,手機3G信號一點都沒有,想刷個微信都不行。”同事小陳補充道。
  電影放映員的工作其實一點都不簡單,“你需要身體健康,放映間里沒有窗戶見不到太陽,下班就黑天;你需要有很強的時間觀念,精確到秒。你需要不停地看表,很多放映員都是強迫症患者;你需要非常細心謹慎,放錯片子、沒放音樂、斷片等失誤,都可能導致你一半工資沒了。”
  雖然對所有熱映電影的名字滾瓜爛熟,但這些電影放映員卻幾乎一部都沒看過,因為數字放映讓一位放映員同時掌控幾個電影廳的放映成為可能,他們在工作時,精力需要高度集中,根本沒有時間和可能看完一部完整的電影。  (原標題:數字電影放映員為觀眾提供震撼大片)
創作者介紹

傅穎

ngcfngaj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